王坚:从云栖小镇到舟山马拉松,看中国经济中心的迁移

这个周末,阿里巴巴集团发起的国内第一个由IT从业者组成的跑团要跟着钛媒体SmartRun跑进舟山群岛,阿里巴巴集团CTO王坚将带队领跑。钛媒体SmartRun这也是国内第一个以科技酷跑为主题的科技马拉松了、这次也是舟山国际马拉松的特邀跑团。

  王坚上一次去舟山群岛时,发现当地的空气PM2.5值每天都在10左右,于是惊呼“为什么不在这样的环境跑步?为什么非要到恨不得每天PM2.5在500多的地方跑?”

  跑马拉松已经成为中国都市的一个新现象,这和当下中国的现象级创业潮的“凑热闹”程度似乎有几分接近。

  王坚为“云栖小镇跑进舟山群岛”琢磨了一个16字slogan:“云栖小镇,非诚勿扰;舟山群岛,不见不散。”云栖小镇是阿里云和杭州西湖区共同打造的一个以云生态为主导的创业创新小镇,已经聚集了众多互联网创业者。这16个字想要表达的意思其实是,让真正热爱马拉松的人去适宜的地方跑步,让诚心谋求创业的人去合适的环境里释放想象力。

  王坚认为,对于真正的创客而言,北京慢慢变成了一个“凑热闹”的地方,已经做不到“非诚勿扰”。云计算产业的发展为基于互联网的创业提供了更低的技术成本,也让创业摆脱地域因素的限制。创客人群会形成新的聚集,这是产业聚集的前奏,也意味着会有一个比北、上、广、深更适合创业、创新的经济区慢慢形成。上个月2万人参加云栖大会,到这次带领云栖小镇联盟跑进舟山,王坚就是希望大家能把创业、创新的目光投放到拥挤的北上广之外。

  在双十一之前,王坚与钛媒体记者分享了一些他从云栖大会到舟山马拉松得到的启发,下面是一些他的精彩观点:

中国的车库在哪里

  我们老是说在北京跑马拉松空气不好,可是没有人讲去什么地方跑比较好。我想说的是什么呢?我们一直讲北上广的创业环境,其实环境很重要,因为它意味着对人的压力,和对人的想象力的影响,它实际不只是一个空气标准问题,更关乎一个人的视野。有一个人做出租办公室的商业创业模式,他在办公室给我讲了半天,结果说这个项目的创新点是办公室里空气PM2.5值达标。如果我们创新的亮点都是这样为丑陋的事情做创新,那实际上是没有创新。

  在车库里创业跟在北京的写字楼里创业会是同一个感觉吗?我去看过很多在北京的早期创业公司,他们就是从一个写字楼搬到另外一个楼,这些创业者没有“车库创业”的那种归属感。所以为什么我说要在舟山群岛规划出一个地方能够让创客有归属感。

  互联网精神主张分散分享而不是集中,我们大家把物理的东西跟虚拟的东西搞错了,虚拟改变的是在哪里不重要、距离不重要,但物理的存在感依然是重要的。对创业者来说,存在感不见得是一定要在北京。

云计算产业的拐点来到

  今年云栖大会有几个数据很重要,去年云栖大会来了8000人,今年我们就想好报名人数大概在15000人,当时团队还觉得有点压力,结果报名人数爆满,后来放宽到2万人也爆满,最后报了24000人,为了安全,我们提前关闭了报名通道。

  2万多人报名,80%是“80后”,剩下的20%里面还有2%是20岁左右大学还没毕业的学生,最小的16岁,所以加起来82%属于35岁以下人群,这些人是中国最大的未来。

  第二个重要的数据是,今年全国有31个省市自治区和21个国家部委的人来参加云栖大会,几乎每个省都有人来,而且每个地方来的人层次都不太一样,比如有直接管经济的河南省的常务副省长,还有贵州市委书记来,来的人不是要在大会上发言,而是都是在真正关心云计算这件事情。那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我觉得这是一个转折点,因为如果不是真正产业发展起来了在支持的话,靠展会来支持肯定是不可持续的。

  过去外国媒体讲中国的发展时会说“中国用掉了全世界1/3的钢材、1/2的水……”再过10年甚至20年,外媒再看中国的发展时,他可能就会讲中国消耗掉全世界多少计算能力,这个是中国真正变化的地方。

云时代的产业中心转移

  看美国的经济中心演变过程,最早美国的那些大企业都是在宾夕法尼亚州起来的,后来移到东部纽约一带。无线电兴起以后,就往西部转移了,然后到硅谷真正扎下根,这个西迁的过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随着云计算的兴起,现在美国云计算的“首都”在西雅图,AWS和微软两大云计算厂商总部都在西雅图,Google的云计算部门在西雅图,阿里云也在西雅图设了办公室。

  这个变迁是自然而然形成的,不是政府想打造就打造的起来的,经济中心和创新中心的转移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今天的中国创业热,到最后一定逃不掉会出现这么一个地方。

  在现在我们已经创造的基础设施的情况看,如果做互联网生意,完全可以在北上广以外的地方做,创业企业最难的是找人,地理位置其实不重要。如果有一个地方能够营造环境,人要有聚集就解决了,要有聚集就是两个方式,一个就是在线社区有聚集,另一个就是物理上有聚集。后面20年,中国会另外出现一个地方,他的作用是跟过去30年北京、深圳这些城市一样的。

  基于互联网创业创新的时代,虽然是没有地域限制,产品在哪里诞生的都不要紧,但是物理存在感还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需要给创业者一个记忆的归属地。这次云栖小镇联盟也是要借马拉松这个深度体验的形式,把未来能够为创新贡献更多价值的人群跟舟山群岛的心里距离拉近。